聊聊年会这件事

显而易见,公司年会的规模和当年的营收效益是息息相关的。受大环境和移动互联网红利逐渐减退的影响,在这几年,一场宏大的年会并不是总能如愿的。

显而易见,公司年会的规模和当年的营收效益是息息相关的。这一点,我深有体会。公司效益好的时候,可以在能容纳几万人的体育馆举行;而效益差的时候,往往不安排年会或者各部门简单的吃一顿饭就算是过去了。这在动辄上万人的互联网公司是很普遍的现象,尤其是这几年,受大环境和移动互联网红利逐渐减退的影响,一场宏大的年会并不是总能如愿的。

但方法总比困难多,互联网公司具备比传统公司更灵活和快速的适应能力。以公司今年的年会来说,就极具创新性。年会以线上直播的形式进行,结合弹幕、抽奖、投票等互动环节,做到了比线下年会更强的互动性和趣味性。相比传统的仅三四小时走马观花的年会,这次持续整整一天的线上年会即省钱又有趣,受到了广泛的好评。

我也因此觉得那些在鸟巢、工人体育馆开的年会,真的没有十分的必要。我不清楚在这些场地包一场需要多少钱,但我想肯定是不便宜的。以我粗浅的认知,这些钱完全可以花在更值得花的地方。观看一场年会完了也就过去了,除了给员工感官的震撼也带不来什么,完全可以采用更经济更有效果的方式。这只是我的想法,实际上更多的时候在鸟巢、工人体育馆这种地方开的已经不仅仅是年会了,更是公司品牌、产品的推广大会,无法直接用金钱来衡量。高层领导的想法,我等员工是无法理解到的。

得益于互联网公司普遍没有走红毯的传统,年会一直是受普通员工欢迎的事情。年会的节目形式多种多样,可以放下工作尽快欢乐。从这几年参加的年会的内容上来看,我也发现了几个有意思的现象。

关于异装

”异装“的歪风不知是从何时刮起来的,至少从我参加工作开始,就已在互联网公司年会上流行。一帮大老爷们,穿着丝袜,带着假发在舞台上搔首弄姿,那场面想想就觉得辣眼。可往往这类节目最容易引发强烈反响,甚至因此成为不少公司的保留节目。但最近几年的年会,这类”异装“的节目越来越少了。今年无论是公司大年会还是部门的小年会,没看到这类十分辣眼睛节目,除了一个在肢体动作上稍微夸张一点,节目都还算正常。这个变化,不知道是不是普遍存在。

关于程序员的刻板印象

每次开完年会,我都有一种后悔当初为什么没学一个才艺的感觉。是的,即使是程序员,多才多艺者不在少数。平时大家在一起工作根本没时间和机会展示自己,一旦逮着机会,他们会让你看到不一样的程序员。程序员的刻板印象由来已久,但这真的不能代表相当一部分的程序员。即使这种”刻板印象“存在,也仅仅代表属于”刻板印象“的比例比其他群体稍微多一点而已。不要小看这群程序员,他们是离科技最近的一群人,也是最具创造力的一群人。

关于年会策划

说实话,搞好一个超过200人的年会策划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通过这些年参加为数不少的年会,我发现好的策划有几个共同特征:

  • 优秀的主持人

年会的主持人往往是从在职员工中挑选出来临时担任的,可能并未经过专业的控场训练,有可能无法有效处理场上的突发状况,特别是当互动的时候,处理不好可能让当事员工难堪,让气氛尴尬。

  • 好的灯光音响效果

好的灯光音响效果是会场的基本条件,但我遇到过不止一次因音响问题导致会议中断的情况,可见就是这件小事也是要充分测试,保留备份的。

  • 畅通的网络

现在的年会少不了”抢红包“环节,但年会的地点因物理位置的原因往往手机信号并不会很好,在这个环境下抢红包简直是噩梦。手机信号不好还可能影响到需要需要线上互动的环节,导致进程受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