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春节记事

这个庚子年春节注定不寻常。非常时期行非常之法,各种力量平时看似松散无序,一旦到了紧要关头,定能上下拧成一股绳,团结一致,高效运作,这大概就是我们国家的一个可爱之处吧。

这个庚子年春节注定不寻常。

若细细追究起来,最近几个庚子年都自带不寻常的特质:1860年鸦片战争、1900年庚子赔款、1960年大饥荒,到了2020年开年就是武汉肺炎疫情...巧合的让人不可思议。

60年一甲子,我们都希望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但不同时代的人终究总要一样的面临着艰难困苦。

只不过,今年的困难比以往来的更早一些。

实际上,早在去年12月份武汉就有多起病毒性肺炎病例报告,到今年1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造成武汉肺炎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命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目前最新的数据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人数已经超过6000例,另有超过9000疑似病例待确认,确诊人数在数量上已经超过2003年的”非典“。

现在,全国各地都进入到了抗击肺炎疫情的阻击战中,这势必是一场不亚于”非典”的”全民抗战“。

我从17号离京回到老家,那个时候疫情还属于初发期。当时也看到了网络上的报道,但我并未在意,以为不过是寻常流行感冒那样的平常疫情,照样在人流涌动的集市上穿行购物,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也就是几天时间,20号之后,关于疫情的报道逐渐多了起来,至24号除夕时,严峻的气氛已经在镇子上蔓延,集市上人流明显少了许多,很多人开始佩戴口罩。正月里,人们很默契的不再走亲访友,商铺也纷纷闭店关门,由于今年开始禁止燃放炮竹,大街上更是冷冷清清,完全不像是春节的样子。这种景象,之前可是闻所未闻的。

我家乡的情形,也正是目前全国各地农村的一个缩影。医生护士在前线与病毒做斗争,大多数的普通人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就算是不添乱了。

前天国家要求延长春节假期,公司也发邮件通知延期到岗,好在是互联网公司,困难时期使用远程办公也不是不可以。

封城堵路,电影撤档,非常时期行非常之法,各种力量平时看似松散无序,一旦到了紧要关头,定能上下拧成一股绳,团结一致,高效运作,这大概就是我们国家的一个可爱之处吧。

此刻,我正坐在楼上阳台上懒懒的晒着太阳,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好好在待在家里享受生活吧,晒晒太阳看看书也很不错,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样的机会也是同样难得的。今年的春节,是那么的单调而不寻常。也许多年之后,我定能从很多个一样的春节中回忆起一个不一样的庚子年春节。

疫情还在发展,我们都希望收到越来越多的好消息。

其它文章

读《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