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春节记事:外乡人

今年第一次过年不回家,过的并不十分愉快。如果还有下一次这样的情形,我肯定不选择留在这里。我想念爸妈做的丰盛的菜肴,想念那些家人闲话,灯火可亲的日子。

和很多人一样,过年回家于我是一件一如既往的事情,所以我早早的就买好了回家的车票。然而,湖北和东北部分地区突然出现疫情的反弹,让归家的路变得不同寻常。刚开始时,我还未意识到这会对我造成什么影响。在和家人视频聊天时,面对家人对春节是否能团聚的担心,我还信心满满的认为问题不大。然而没多久,各地就出台政策鼓励就地过年,特别是北京地区,对于疫情的防控要求更加严格。和某人商议后,决定干脆响应国家号召,就地过年。

我将不回家过年的意思告知父母后,明显能感觉到手机视频那头儿母亲的失落。这么多年来,即使工作之后漂泊在异乡,也没有哪一年不是回家过年的。母亲的失落是可想而知的,“阔达”的父亲则在一旁解释:情况特殊,可以理解。父母眼看归期无望,就想着给我快递过来一些好吃的。他们忙活了一上午,等到联系快递时,却被告知已经不再受理北京的快件了。在视频电话中,我再一次感受到了母亲的失落。

老实讲,做决定留下来过年时,并没有特别的感觉。这将是某人和我在一起的第一个春节,我也期待靠我们自己能把春节过成什么样子。但在腊月三十越来越近时,思念的情感却愈加强烈,甚至差点决定第二天就买票回家了。

既然留下来,就需要自己动手准备年夜饭。某人和我吃完早饭就来到超市采购食材。超市的人比平时多不少,连购物车都没有富余了。

我本以为既然ZF倡导就地过年,那么应该就有措施保障物资供应和物价稳定,毕竟这是在帝都,关乎面子问题。然而事实上,是我想太多了:平常三四十一斤的排骨卖到了八十往上;水产区里平时来回游弋的各种活鱼早已售罄;冷冻的鸡肉买的比平常冷鲜肉价格还要贵…因为我周末做饭,所以对过往价格还是了解的。可以肯定的是,起码肉类食品是有大幅上涨的,这还是在号称“民生超市”的某辉。在另一家连锁超市,也是一样的情形和一样离谱的价格。我清楚的记得那位小伙在接过服务员称好的一小袋排骨后看到价格标签时的那句“卧槽”。那句“卧槽”是疑惑,是惊吓,是不满。重点的,我不是说排骨八九十一斤不合理,而是更加不满明明价格大幅上涨供应不足,而媒体却在说“量足价稳”。我不知道,那些给媒体写稿子的人到底是在一个什么样的阶层,但我知道,我肯定处在最低阶层,我能听见很多人心里的那句“卧槽”。

排骨吃不起,活鱼买不到,平时40-50的电影票也卖到了100往上,大北京用实际行动温暖着留京过年的「外乡人」。

事情当然不会这么简单,某些东西总是要保持伟大光正的一面的,这叫识大体,也叫主旋律,我无意冒犯。我所有的问题都是我自己的问题,只是,如果还有下一次这样的情形,我肯定不选择留在这里。吃完爸妈做的丰盛的菜肴,围坐在火盆旁,“家人闲话,灯火可亲”,它不香吗?

外乡人,新年快乐!

其他文章

庚子年春节记事
回不去的时光:稻场与星空
回不去的时光:爷爷奶奶的老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