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冲刷了都市的喧嚣

辛丑四月初十晚风雨大作,被困屋檐下,若有所思。

今日下班10,到楼下时已经感受到几滴雨点,我以为书包里有伞,便不以为意。路刚走了不到一半,雨势渐大,再从书包中摸索雨伞时,哪有踪影,才想起上周用完以后就没再放回书包。那伞确是常备在书包中,偏就今日需要它是不可得,我心中懊悔不已。

初时还想着冒雨快速前进,没等我走多远,已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了。横向的大风,卷起雨水乱舞,即使撑伞也会淋湿大半。眼看已没有走下去的希望,我便和许多不相识的路人一样,躲在沿途大厦的屋檐下。我们像极了占满在电线上的小鸟,但小鸟是自由的,我们则进退两难。

如果不是这场雨,我应该很快能回到家中享受晚餐。在最没能料到的地方出现波折,人生不如意者大概就如此吧。此时此刻,我很自然的就在想倘若这雨晚下十分钟该多好,倘若今天带了伞就是淋点雨也能很快到家。我想,身边的和我一样境遇的路人大概也会抱怨这雨下的不合时宜,阻止了匆忙的脚步,隔断了回家的路吧。

大厦的排水很快起了作用,雨水顺着屋檐形成了一道瀑布,仿佛要把我们与世界隔绝。雨拍打在地面上哗哗做响,大风时不时撕开瀑布,雨水顺势灌进屋檐。好在这大楼屋檐很深,乱入的雨水并不能飞溅到身上。这个城市的这个小小的地方,突然变成了难得的清静所在。除了哗哗的风声雨声,没有可以打扰到我们的。我们这群人,无论是做什么工作,什么境况,都无差别的被困在这个小地方,动弹不得。此时,天地茫然,万物定格,没有工作的消息,没有生活的琐碎。

这个城市,每天都在忙碌。大概深夜或天气突变时,才会慢下来静下来吧。

瀑布外偶尔有顶风冒雨的勇者,即使挣着伞,但显而易见的,那伞就是做做样子。勇士们在风雨中扭曲着身体,毫无招架之力,显得滑稽又好笑。我无法知道他们是有多么重要紧急的事情,宁愿浑身湿透也不愿停下匆忙的步伐。

我们在屋檐下看着瀑布从面到线再到消失,用了近一个钟头的时间,但我似乎感觉过的很快。雨水快速流失到城市的下水系统,地势稍高的路面很快不见水渍,再过一会,等到低洼处积水被车辆碾压干净,这场雨的痕迹就会被这个城市彻底抹去,就好像从来没来过一样。

夜幕霓虹下熙熙攘攘的,这个城市又恢复了喧闹。

其它文章

回不去的时光:稻场与星空
回不去的时光:爷爷奶奶的老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