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哥的假期

大半辈子守店创业,几十年如一日没有一天缺勤的张大哥,因为一件小事算是被放了一个难忘的长假。

张大哥被放出来时,已经是38天之后的事情了。从进去的第一天开始,张大哥都在算着日子彷徨而无助地等待着。律师告诉张大哥,按照规定最多37天就会有结果。而GAJ和JCY也都不约而同的卡着FL规定的最后期限,非常实在地关满38天才以证据不足放人。张大哥不清楚FL上的37天是怎么规定的,就算从自己进去的第二天算起也足有38天。律师解释说:实际上应该是1月零七天,碰上大月就是38天。张大哥心里则犯嘀咕:若逢二月进去,岂不是还能占两天的便宜?张大哥突然觉得FL有时候并不严谨。

张大哥如此计较是37天还是38天,因为他一天都不想在里面多呆。大半辈子谨小慎微、平安无虞,直到早过了知天命的年纪,突然因为一千多块钱,在KSS体验了一个多月白水煮青菜的日子,张大哥怎么想都觉得是命运的戏谑。

回想刚进去时的情景,张大哥仍然觉得像是在做梦。那天,张大哥和张大嫂像往常一样在店里忙碌着接待客人,不曾留意进来三名JC。还没等张大哥反应过来,JC就已将客人疏散并关闭了店门。为首的一名JC简单问询了几句之后,就要把张大哥带走。张大哥慌乱中想起做到错事,想要给张大嫂交代几句话时已然不可能了。张大哥被匆匆地带上J车,一路远去,留下张大嫂在惊恐中不知所措。

这一去就是一个多月。大半辈子守店创业,几十年如一日没有一天缺勤的张大哥,这次算是被放了一个难忘的长假。

张大哥是知道KSS条件差的,但没想到条件那么差。刚开始时,张大哥和另外十来个新进的被安排住在过度房间。房间没有空调,没有电扇,在7月的伏天中,就像蒸笼一样,人在里面待一会就汗流浃背。床是由一块块铁板拼凑而成,人躺在上面翻动身体时,铁板上的油漆便因汗水的粘粘被撕扯下来,一块一块的粘在皮肤上甩都甩不掉,很多人干脆直接睡在地面上。住的勉强还能接受,但吃的就是在能养活人的底线上徘徊。早上一小碗白米粥,中午白水煮空心菜或白水煮冬瓜配一小碗米饭,晚上一小碗白米粥。三餐都是定量的,多的就没有了,饭菜本来就少,还几乎尝不到盐味,没过几天,张大哥就感觉浑身没劲,去趟卫生间头晕的很久站不起来。张大哥满怀期待着生日这天能有加餐,但一样的还是白水煮空心菜。

张大哥后来在和亲戚朋友们讲述在里面的情景时,多是讲述里面有多苦,很少提及刚进去时糟糕的状态。最开始的几天,事情还不明朗,张大哥以为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想到家中多病的妻子和还在上学的孩子,一旦事情严重该如何是好。张大哥整日整夜的惶恐不已,心结无法释怀,感觉就快要抑郁了。在第二个夜晚,张大哥终于情绪崩溃到无法控制,使劲用头撞着床板,砰砰作响。好在同室的伙伴及时赶来劝慰,事情还远没有到那一步,许久张大哥才勉强平复了一些。

是的,事情怎么会到那一步。

很快,张大哥知道了自己不是个例,因同样的事情这次涉及不少人。很快,张大哥迎来了律师的会面,律师带来了家人的信息让张大哥欣慰不已。张大哥后来调侃说,律师要晚来一天,他估计就想不开了。

张大哥不知道的是,张大嫂在他进去的这几天是同样的焦急和煎熬。她开始还幻想着的张大哥当天晚上就能出来,直到晚上接到JC的电话后她才觉得天要塌下来了。她赶紧将事情告诉自己的哥哥。接下来的几天,她和哥哥跑遍了所有能跑的地方,找了所有能找的关系,但事情没有半点眉目,也没有半点有用的消息。曾经一度让她觉得很有希望地是托人找到了GAJ的一个关系,获知了需要提交的材料和办案JC的信息。她按照指示求爷爷告奶奶地弄来材料,然后满怀希望地提交上去,却被当场告知没有任何用处,在办案JC的呵斥中,她几乎是被赶出办公室的。没有人肯吐露更多消息,几天的奔忙没有任何结果,她强忍着但泪水依然不住地流。

张大嫂在所有努力都失败之后决定请律师。她选择了她认为资历最好同时也是最贵的一家律所,签署完委托协议之后,张大嫂迫不及待地催促着律师去会见张大哥。张大哥也正是在律师的会面后明确知道事情不大,终于能坦然面对里面的生活。

艰难的38天后,张大哥这批人都以证据不足回归自由。当天上午,张大哥在忐忑中等待,他知道,如果没有释放就意味着事情严重自己也将继续这种非人的日子。快过了11点时,JC才姗姗来迟,当念到张大哥的名字时,张大哥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同室的人也都为张大哥重获自由鼓掌庆祝。KSS大门开启的那一刻,看见门外早已等待的家人,张大哥感到无比的激动。

在漫长的38天里,张大哥见识了做梦都想不到的人事 ,经历了大半辈子都不曾的经历。张大哥从来没有一个时候,比现在更懂得自由的可贵。